勞斯萊斯 Wraith Eagle VIII 飛鷹八號限量登台

Wraith 家族全車款台北車展前同步亮相

  • 勞斯萊斯全球限量50台Wraith Eagle VIII降臨台灣
  • 航空史上的傳奇事蹟,勞斯萊斯見證大時代的變遷與轉變
  • 致敬當年傳奇飛行事跡,星光頂篷重現當時飛行路徑與夜空
  • Wraith 雙色客製化版本、Wraith Black Badge同步抵台,Wraith Family家族罕見齊聚

2020 台北國際新車大展開展前夕,勞斯萊斯台灣總代理盛惟股份有限公司引進了富有傳奇故事色彩的雙門GT跑車 Wraith Eagle VIII,其全球限量50台,獨特的星光頂篷圖案紋路,及帶有傳奇色彩的故事背景,都讓Wraith Eagle VIII成為與眾不同的GT跑車,爭相成為頂級收藏家們的目標,此舉除了彰顯台灣層峰人士的消費力外,更反映出對於產品年輕化及獨一無二的喜愛。而本次除了稀有限量版本的Wraith Eagle VIII,也同步展出Wraith Black Badge暗黑特仕版及Wraith雙色客製化版本。Wraith家族難得齊聚一堂,展現出品牌年輕與潮流的氛圍。

Eagle VIII的故事始於1919年,由英國皇家空軍上尉John Alcock和中尉Arthur Brown完成史上第一次直飛大西洋的壯舉。當時,這兩位飛行員駕駛一架由第一次世界大戰Vickers Vimy轟炸機改裝而成的雙翼飛機,從加拿大紐芬蘭起飛,並且順利於愛爾蘭降落。而這架飛機使用的引擎正是20.3升、350匹馬力的勞斯萊斯 Eagle VIII引擎。在挑戰這項壯舉的過程當中,兩位飛行員經歷了重重困難。在起飛不久之後,他們的無線電和導航系統就發生故障,迫使兩位飛行員要在黑夜時穿過濃密的雲層和冰凍的霧氣長達數小時。所幸, Eagle VIII引擎在航程當中從未出錯,並且以平均185 km/h這當時前所未有的速度不斷前進,而多虧了副駕Arthur Brown精湛的導航知識和技巧,兩位飛行員藉著繁星的引導順利抵達愛爾蘭海岸線,為這趟征途劃下完美句點。

向傳奇歷史致敬,勞斯萊斯Wraith Eagle VIII承襲歷史的經典元素

為了紀念這個傳奇事蹟,Wraith Eagle VIII外觀車色以銅灰色搭配塞爾比教堂灰雙色塗裝來傳達當時暗夜飛行的意境,深色鍍鉻水箱護罩則直接參照了Vickers Vimy飛機上的勞斯萊斯Eagle VIII發動機整流罩,而鋁圈則使用了21吋燻黑處理,整體創造出當代低調的奢華美感。

而在內裝部分則延續了外觀的設計概念,以黑色及塞爾比教堂灰雙色皮革的搭配,加上金沙色縫線點綴呈現出復古卻不失經典的語彙。而在車內音響揚聲器材質也選用個黃銅材料,而外蓋刻印著1,880 miles字樣,代表著John Alcock和Arthur Brown橫跨大西洋的飛行距離。而座椅頭枕的勞斯萊斯標誌也用了金沙色絲線縫製而成,駕駛座門板上更鑲嵌了一塊銘牌上面刻著當時英國首相邱吉爾對於這項壯舉的評語: 「我不知道我們最應該佩服的是他們的膽識,決心,技能,科學,他們的飛機,勞斯萊斯引擎或是他們的好運氣。」

Wraith Eagle VIII的內裝飾板設計致敬了當時飛機飛越大西洋的歷史,採用了煙燻桉樹木飾板並以真空工法鑲嵌黃金、銀和銅,透過3D雷射雕刻技術費時10小時將圖案雕琢創造出夜空俯瞰地面燈火的樣貌。另一項設計巧思還有知名勞斯萊斯鑲嵌在中控台的時鐘,在飛越大西洋的當時,兩位飛行員在座艙內感受到冰凍般的氣溫,唯一可見的只有機上儀表發出的淡淡綠光。因此,Wraith Eagle VIII的設計師讓車室內時鐘於夜間產生出綠色光環,象徵此次飛行挑戰的極端環境。並且在時鐘面上印有當時著陸點的經緯度字樣,表面的圖樣和指針設計則是效仿羅盤的樣貌。

勞斯萊斯的內裝設計當中最精采的莫過於獨特的星光頂篷。在Wraith Eagle VIII的星光頂篷上面設計團隊複製了1919年6月15日當時的星象位置,以1,183個星點及精緻的雲層刺繡重現當時大西洋上的夜空,然後加上銅色虛線來表示飛行路徑,飛行路線上的紅點代表著兩位飛行員衝出濃霧開始仰賴星空導航的時刻。勞斯萊斯Bespoke客製化除了是產品細節的呈現,背後的故事傳遞與致敬也是勞斯萊斯客製化精神之一。

Wraith家族齊聚,車展前稀有登台,展現出勞斯萊斯年輕化與潮流化的企圖心

本次降臨勞斯萊斯台北展示中心的除了限量50台的Wraith Eagle VIII外,暗黑特仕版Wraith Black Badge、雙色客製化版本的Wraith也一起同步現身。形成難得一見的Wraith全車款家族齊聚,也展現勞斯萊斯同車款不同客製化的頂級層峰實力,亦將Bespoke的精神發揮的淋漓盡致。